桩儿,你是在意我的(1/9)

    她喘着气,浑身发抖,清眸里的冷意不减昨日。

    卫良和只觉剜心般的痛,可想着她身子还满是他留下的印记,默了片刻,垂下头深敛眉目,倒了一杯温水放在小榻一侧的案桌上,柔声道,“你喝点水消消气。”

    贺桩眼泛泪花,心头气怒,这人怎就软硬不吃?“卫良和,你究竟讲不讲道理?”

    他心里难受,满目哀茬,可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她走,“桩儿,我也只和你不讲道理!”

    贺桩被他一噎,咬牙道,“好,你不出去,那我走,不在你的地方待着!”

    卫良和深深看了她一眼,她的疏离她的冷漠,无时不刻不在钻着他的心,“桩儿,我不准你走!”

    贺桩蓄满眼眶的的眼泪哗地一下落下来,明明是他瞒着她,还迫着她做那羞耻之事,他毁了她一片孝心,昨日又给她织了那样可怕的噩梦,让她羞愧,让她遗憾!

    他怎么还有颜面理直气壮地拘着她?

    “你究竟将我置于何地?把我当成布偶么?”

    她挣扎着下榻,扑向一旁的案桌,背对着他,往帐门口那一边艰难而缓慢地挪动着,就是不肯多瞧他一眼。

    卫良和怔住,猛然醒悟后,他心中顿时一紧,忙几步走上去扶了她,才说道,“你别动……”

    她瞧见案桌上的匕首,一下握住,扭头望向男人时,含着泪的目光变得决绝凄厉,疯了一般哑着声音道:“你要是敢逼我,我就杀了你!”

    男人一听。身形顿时微微晃动,深邃的眼眸里满是苍茫的空旷与悲郁的痴妄,心仿佛被骤然挖空了一般,手上也没了力,胳膊一沉。

    贺桩也没想她会说出这狠绝的话来,一时呼吸急促,头晕眼花,浑身乏力,腿根本支撑不住,从他的手臂间一下就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说出去的话,覆水难收,她又是那般固执地挪着远离他一些,强撑着身子,只是睁大了眼睛瞪着男人。

    卫良和怔怔地俯视着脚边的她,眼瞳里的灰白渐渐变得阴暗。--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