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5章 番外二(1/6)

    此为防盗章  说起来, 陶暮上辈子转学金融, 还得感谢沈毓。当时他刚回到沈家,跟疯了似的看沈毓不顺眼。故意转到沈毓的大学,还特地报考了金融系。之所以会这么做, 一开始只是想证明自己并不比沈毓差。至于为什么没有选择沈毓报考的文学系, 更多的还是为了讨好沈家人。毕竟沈家世代经商, 陶暮当时认为,自己学金融,就可以跟沈家人有更多的共同语言。可惜在别人眼中,这种做法毫无疑问就是他急功近利利欲熏心的铁证。沈妍因此对他冷嘲热讽极尽排斥,认为他自不量力, 竟然妄想争抢本该属于沈宸的继承人之位。

    后事证明,这可真是高估他的智商了!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 陶暮当初放弃京影大学表演系,一头扎进根本不熟悉的金融领域,最开始连算法公式都看不懂, 每天只知道死记硬背一些自己都不感兴趣,在别人看来也毫无用处,基本没有时效性的新闻资料, 被同系同学和新闻媒体讥讽为现代版的两脚书橱……没想到重活一世,这些资料反倒成了他最重要的一笔财富。

    果然老话说得好,一个人读过的书, 经历过的苦难, 终究会有用得到的一天。虽然这天来的稍微晚了那么一辈子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随便说说。”陶暮回过神来, 随口敷衍骆阳。

    骆阳哼了一声,根本不信陶暮的话。随便说说就能让厉啸桁这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资本家掏名片,这小子大概不知道厉啸桁的名片有多难得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们吃了陶先生亲手烤的鸡爪。礼尚往来,我也想请陶先生吃顿便饭。”面对人才,向来喜欢主动出击的厉啸桁笑容温润。令人如沐春风:“不知陶先生可否赏脸?”

    陶暮眉头微皱,还没开口,厉啸桁又道:“我看陶先生您对石油期货这块很有看法。实不相瞒,我最近也在关注国际金融市场,对于期货方面存有很多疑问。今日听君一席话,倒是有些豁然开朗。还望陶先生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重生到这个时间点,要说陶暮对这一场金融风波没有任何想法,那是不可能的。任何一名熟知金融历史的人回到这个时代,恐怕都想搅风搅雨一番。奈何陶-->>